> 博雅旅游網 > 美國旅游網 > 美國大學 > 哈佛大學

揭穿美國頂級名校陰暗面:在哈佛意外懷孕

     名校往往意味著低到地核的錄取率和頂級的學術水準,是全球莘莘學子向往的超級學術圣地,但是正如很多事情一樣,在享受這些光環加身的同時,作為名校中的一員也意味著需要承受它所帶來的另一面。

    今天早上起床,看到幾個朋友圈里人都在分享哈佛校報上一篇文章叫“在哈佛意外懷孕”。好吧,看到懷孕這么厲害的詞匯,作為沒有啥機會懷孕的我還是馬上點進去看了。看了以后,突然覺得在美國念書的這四年經歷歷歷在目,五味雜陳,幾乎去借著擤鼻涕的機會,哭暈在廁所一小會兒。什么樣的事情會讓我感同身受?

    其實,我從來都沒有在哈佛懷孕過,或者說沒有在校園里懷孕過,但是并不代表沒有類似于意外懷孕的悲傷經歷。那么先講一講哈佛這個匿名姑娘的事情。總的來說,就和你看到的中國大部分青春電影一樣。姑娘來到哈佛,然后剛剛入學幾個月就認識了一位和”查明王子“有點像的安靜的美男子。你問我查明王子是誰?歐,就是辛德瑞拉和白雪公主共同的丈夫,Prince Charming。在最開始的三個月里,當然兩個人如膠似漆,于是姑娘也和他按照正常程序啪啪啪了。當兩個人享受了差不多兩個多月美好的X生活之后,突然間關系中轉至下。也許是最開始的關系很大程度上建立在荷爾蒙之上,但是現在荷爾蒙衰退了,所以兩個人開始為了”到底是走左邊還是走右邊“以及“到底我好看不好看”這樣的宇宙終極問題爆發了爭吵。那么這些爭吵終于在一個月以后打敗了和諧的啪啪啪,成為了殺死兩人戀情的兇手。

    于是,這位姑娘開始以淚洗面,然后她是如此悲傷,所以她幾乎不能去上課,幾乎不能去見朋友,幾乎不能離開自己的床。她每天都哭得像個水做的人。她是如此悲傷,以至于她早上開始干嘔,以至于她好像開始吃什么吐什么,以至于她經常莫名其妙地肚子疼。等等,她是悲傷地懷孕了嗎?這時候兩個人已經分手了一個多月了,這個查明王子也找到了一個新的女友,開始如膠似漆地過上了和諧的X生活。于是,姑娘更加悲傷地每天以淚洗面。她偷偷去便利店買了試孕紙,然后在嘗試了三遍以后,看了看自己凸起的肚子,她發現自己果然是懷孕了。于是她圍著圍巾,穿著厚重的衣服,到了波士頓的一家診所,“解決”一下。

    幾個星期的等待時間幾乎都是煎熬,因為她每天都要面對自己做出的這個悲傷的決定。但是她誰都不敢告訴,她的朋友也沒有注意到她越來越渾圓的身體,以及她幾乎為了掩蓋這個“渾圓”而努力穿的一些又肥又大的衣服。他們都懶得問她生活是不是出了什么問題,他們都太著急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了——而他們說的沒錯,因為他們忙著準備考試,忙著參加自己的社團,忙著找實習,忙著面試,忙著創立自己的公司,忙著見風投,忙著見合作伙伴。沒有人在意她的私人生活出現了什么問題,或者說人與人之間小心翼翼的界限讓他們也不忍多問。

    盡管她幾乎已經兩周沒有去上任何課,她經常不得不因為想要在自己的房間里哭泣而在最后一分鐘取消和朋友的約會,她不得不……但是即便如此,無論是教授還是同學還是朋友,沒有人意識到她的異常,教授只是寫信來威脅她,如果你不來上課,小心你的成績。她的朋友都沒多想,他們畢竟都很忙。或者說,即便他們不忙,所有人都在小心翼翼地維護著自己情感的獨立于冷靜,沒有人希望自己的生活里突然出現一個失控的哭泣的大膿包。總之,她一個人默默去做了手術,默默回到家,默默忍受了這一切。她跟前男友說了自己的遭遇,但是還沒有開始,他就說“我也很忙“。

    這個故事雖然是一個悲傷的故事,但是恐怕在校園里并不少見。在有幾千同齡人的校園里,感到孤獨可能是一件非常經常出現的事情。這種孤獨并不來自于沒有人陪伴,而來自于,其實大家都深切地知道,自己并沒有人在乎。比如說,曾經有一個姑娘在我所在的宿舍里自殺。她的身體在一個星期以后因為怪異的味道才被發現,而不是因為有朋友在找她。我時常想,到底有人在找她嗎?如果有的話,他們見她沒有回復,是不是就放棄了呢?再比如說,有一個姑娘突然在英國自殺,但是她的所有好友都在她的葬禮上說“她真是一個非常快樂的人”。看來,沒有人了解她是誰,她的痛苦到底是怎樣的。

    也許在美國名校的校園里,所謂的徹骨孤獨就是這種感覺——雖然你周圍有很多人,但是因為這些人都習慣了以自我為中心地孜孜不倦,而從來不在意周圍人的死活,他們也并不在意你的處境。雖然我并沒有這種懷孕的經歷,但是這種徹骨的冷漠與徹底的自我中心,也許是美國校園里最可怕的事情。比如,我有太多朋友因為要寫作業,不愿意和我多說5分鐘話。盡管我們都很清楚兩年以后GPA可能沒有太多意義,但是這5分鐘的對話也許可以獲得一個貫穿終生的友誼。但是,我們都默契地去寫論文了,而不是和一個在掙扎的朋友聊聊天,或者聽聽她的故事。

  http://d4.sina.com.cn/pfpghc2/201505/15/76ca734fa10647b789388ede609d3fa8.jpg  總是有人說,誒?你看,校園里不是有”婦女中心“嗎?專門面對她這種失足少女。也會有人說,誒你看,校園里不是有“心理咨詢”中心嗎?我覺得這些設施都是有用的,無用說。但是,這些設施并不能拯救一個從根本上非常冷漠的校園。畢竟,當一個人掉進深淵里時,她很難自救。我如此說并不是因為我自己是一個不自我中心的人。比如說,我有一個朋友曾經用很平靜地語氣對我說,去年這個時候,我真的考慮過跳湖自殺。我頓時嚇得幾乎躺在地上,但是還是強撐住桌子問他,那么現在你感覺如何呢?他說,現在都過去了。這件事情讓我想了很久,因為我雖然和他已經是四年的朋友了,并且每個月總能吃一兩頓飯。但是我對他如此脆弱的時間毫無知覺,以至于我在去年今日思考的問題都是我該上什么樣的研究生院以及我的創業公司如何了,這是不是一種最徹底的冷酷呢?

    按理說,名校生都是聰明人。所謂聰明無非就是腦子清醒,知道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但是有時候人太聰明,只覺得自己的事情是重要的,以至于周圍的人都是接近于噪音的存在,想象這樣的校園,也是很可怕的。

    本文系授權轉載,By 范笑天,From Stoooges三士渡教育,微信號:StooogesEducation

  

上一篇:擁有短暫歷史的美國 也有令人駐足的古鎮
下一篇:年薪10萬在美國能過什么樣的日子?

網友簽到處↓ 元芳,你對“揭穿美國頂級名校陰暗面:在哈佛意外懷孕”怎么看? ---說兩句吧!

 
山东11选5网易